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石斋

一个尘嚣渐远的地方 多少诗情画意 更有岩石般的品质

 
 
 

日志

 
 

【原创】我跟谢欣先生学画画  

2017-02-28 12:21:10|  分类: 玩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上绘画,也许是从抵御夜班瞌睡开始的吧。记得刚毕业分配到医院上夜班时,夜深人静尤其是黎明前的时光很难熬,这是人最犯困的时候。特别是冬天里,很冷。坐在那里值班也没人陪着说说话,身边放着一个煤火炉,煤气很大,就是没事也不敢睡觉。于是,我常常把病历纸翻过来对着一些图案描摹涂鸦。后来虽然参加了一期业余时间即星期天和晚上举办的素描短期培训班,但终究因当时孩子小很难集中时间和精力而作罢。真正学画应该自从师谢欣先生算起。

2003年的一天晚上,我给谢欣先生送去自己刚出版的两本集子,请他指教。他翻了翻,突然提出要收我为弟子。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我没有立即回答。这时,他的夫人彭柱之老师对我说:“他今年晋八十,要学也学得了。”是啊,难得谢欣先生主动提出收我为徒,这是机会,也是我的幸运。

谢欣先生1924年生于湘乡,先后任中共湘中游击队宣传队长、华中艺专教务长兼美术科主任、湖南省总工会文化科副科长、湖南工人文艺辅导队队长、《湖南工人报》编辑组副组长、湖南省美协筹委会成员。1955年因“胡风”案被诬为“胡风在湖南的骨干”受到迫害,贬回湘乡任教,现为副县级离休干部。他早年就读南京美专、中华艺专和重庆中国美术院,既受业于中西融合派徐悲鸿、高希舜、吕霞光先生,又跟随传统功力深厚的黄君璧、张安治大师学习。他的名气当时已经享誉省内外。1997年出版的《谢欣画册》深受美术界好评。有这么一个好的学习机会我当然求之不得,但自己要上班没有充足的时间作保证,担心到时有辱师门。还有一个原因是听人说谢欣先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清高孤傲,难以接近。当然这后者只是在我的心里。看我犹豫,谢欣先生便和蔼地说:“没关系,反正是玩,有时间你就来。”为了有个伴,我还征得他的同意邀了一个朋友和我一起学。这样,我正式加入“谢家军”,谢欣先生便成了我的老师。

谢老师首先和我俩讲谢赫的“国画六法”:即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还有前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美学原则以及国画特点:意境、笔墨等。因为还没入门,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我和朋友相视一笑。谢老师明白我俩的意思,笑着说:“不要急,慢慢来,以后会懂的”。于是,他暂时抛开理论讲解并教具体的笔法。从如何握笔运笔到怎样的站姿,像教小学生一样,边说边示范。他特别强调,站着切忌一副“背时像”,画画要“做烂船子划”,“死不要脸”。他解释说:站立时要挺直腰板,千万不能弯腰驼背;画画不要好面子有顾忌,即使画坏了也不要紧。他还说:“在画画这个问题上死不要脸,而不是别的地方。”因为通俗易懂,我印象特别深刻。后来这几句话一直贯穿他教学的始终。

谢老师教我们从画树练起。我想:树到处都有,我们院子里就多的是,应该不太难吧。谢老师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说:“看花容易,画花难。其实画树更难,有人画树好几年甚至一辈子也不一定画好了呢。”他提笔画树时又告诉我们,树分四枝,有前后左右和阳光向背,还有远近疏密之分,笔墨的枯湿浓淡一定要把握好。课徒稿出来后要我们各自临摹。“糟了!”我的笔重墨浓,怎么看怎么像“鬼画桃符”,连我自己都笑起来了。站姿也不对,谢老师走过来在我的背上轻轻地拍了一巴掌,说:“站正,别一副背时像。”然后手把手地教我,样子还挺和气的。

因为我要上班,我们相约每周星期六或星期天聚一上午,主要修改作业,当然还教画新的内容。谢老师表面给人的印象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出外时总拄着一根手杖。谁知他拿着笔在宣纸上挥毫泼墨时却是判若两人。那神情,那内劲,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且一站就是好几个钟头不说累,常常需要夫人彭老师叫停,他才停得下来。我那黑乎乎的作业经他点几笔就亮堂起来,什么叫画龙点睛,我算是明白了。后来又有两位男士加入其中,队伍扩大了,气氛越来越活跃。每当春暖花开或枫叶飘红层林尽染的时候,谢老师夫妻俩常常带我们去户外写生。于是,涟水河边、韶山灌渠、东台山、九峰山和上麓寨,乃至边远山区的毛田崇山、水府庙,都留下我们的足迹和笑语。

古人说“功夫在诗外”,我看画也不例外,功夫在画外。谢老师总是给我们强调“书法加素描乘以文史哲”的艺术主张。他不仅绘画的基本功扎实,而且谈起画史画论以及美学理论来总是滔滔不绝。他还广泛涉猎文学等其他领域,尤其是历史地理方面的知识,无论中国的还是世界的,说是活字典也不为过。至于湘乡本土的地形好像就绘在他的心中,信手拈来。他画的著名湘乡旧八景,为湘乡留下珍贵的资料和宝贵财富。当然这与他的思想观念和扎实认真的实践无不关系。他离休后,携夫人背着画夹和照相机纵横五万里到各地名山大川游历写生,真是搜尽奇峰打草稿。累了,啃几口馒头;渴了,掬一口清泉;累了,山头石上席地而坐。他往往不受世俗观念束缚,七老八十的人了有时穿着鲜艳的红花衣走街串巷。下午休息睡觉,雷打不动,哪怕是皇帝老子来了也不开门。来客人,尤其是当官的客人,他觉得不对味就把别人凉在一边。这是人生一种什么样的洒脱和境界呢?我时常琢磨。阅历、视野和知识为他的作品注入很强的精神和活力。他的山水画大气磅礴,意境高远,许多人争相收藏。谢欣先生先后在长沙、广州、北京等地举办七场个人画展,作品在《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光明日报》、《羊城晚报》、《香港商板》和《湖南日报》等报刊发表,并为美、日、法、瑞、新加坡等国际友人收藏。已出版《谢欣画集》、《谢欣画选》、《谢欣作品选》、《壮哉暮年·众家论谢欣》和《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谢欣》(“大红袍”系列)。他在画界的成就得到了丁荫楠、邵大箴、王鲁湘、刘勃舒等领导和著名文艺评论家的高度评价,并亲自写文章大力推介。

因心有所感,当谢老师九十岁时,我曾写一诗一联予以庆贺。

贺诗

谢却纷繁扰,悠然独守心。

奇山勾腹稿,秀水得清音。

笔意随云远,诗情入画深。

九旬何说老,上寿待高吟。

    贺联 
通史通文通地理,堪称字典
画山画水画云天,总是春风 

今年九十三岁高龄的谢欣先生虽然腿脚大不如前灵便,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但他的思维依然敏捷,记忆力超人,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看到我们还是那样的热情,面对我们的作业还是一丝不改的指导。与其说跟谢欣先生学画画,不如说是学一种精神。我学到了画以外的更多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