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石斋

一个尘嚣渐远的地方 多少诗情画意 更有岩石般的品质

 
 
 

日志

 
 

【原创】夜归  

2008-11-23 21:09:39|  分类: 玩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卫校毕业了,即将奔赴新的工作岗位,由于当时农村通讯十分落后,我只有在家里等着邮递员送报到通知单。老师曾经说的报到日期一天天临近了,通知单却一直没来。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呢?我心里不免有些焦急起来,几乎天天去邮件投递处的代销店询问。

父亲说:“与其到家里坐等还不如去学校看看。”

于是,我们父女俩就去十几里外的小集镇搭车。辗转几次车来到学校时,老师告诉我们通知单早已寄出,得立即去邮电所查找。最后她还叮嘱:“明天务必赶来学校,后天统一乘车去攸县中医院报到。”我和父亲只好匆匆往回赶。

来到县城已是傍晚,却没有去小集镇的汽车了。县城离我们家至少60里以上,怎么办?真是心急如焚。父亲极力安慰我,说“别急,到北门去看看有不有便车。万一没有,我们走路回去。”

天完全黑了下来,我和父亲徘徊在北门车子必经的地方。肚子开始闹意见了,咕噜咕噜地叫唤着。父亲带我进了附近的一家餐饮店,只见旁边桌上坐着几个女人在闲谈。有人说:“他们看戏至少要两个钟头,我们够等啊。”听口音好像与我们那里差不多,我便凑过去打听。果然不错,她们是石柱人,与我家相距约10余里,我曾经去过那里担煤担石灰。她们在等待看戏的人一路坐车回去,有人开来了一台解放牌车。看到我们遇到了困难,她们热情地说:“反正近路,和我们一起挤着回去算了”。真是谢天谢地,我高兴地把这消息告诉父亲。

终于等来了从剧院看戏的人,我们一起坐车在回家的路上。我和另外几个年轻人站在后面的货箱里,朦胧的月色和清风给人一种特别清新的感觉,真想多享受一会这样的时光。也许是司机看戏后心情愉快,也许是路上来往车辆很少畅通无阻,车子很快就到了石柱。我是第一次坐这样的大货车,又是在夜里,动作慢腾腾的,他们都下车走了,我还在磨磨蹭蹭。我双手攀着车厢栏板然后试着去踩后面的轮胎,竟一脚踏空,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父亲可能听见有响动,连忙问:“怎么啦?”我怕他担心,回答说:“没事。”然后晕乎乎地爬起来。

“快点,还有十来里路要赶呢。”父亲催促着。于是,我忍着疼痛跟在父亲的后面上路了。

圆圆的月亮好像善解人意似的,远远地跟着,照着我们行走的脚步。周围山上的树木朦朦胧胧影影绰绰,大约夜深的缘故,除偶尔有狗叫声外已是万籁俱寂,家家关门闭户,即使有从低矮茅屋中透出的点点灯光也是十分地昏暗。我有些害怕,父亲就停住脚步等着我,并主动和我说话,询问学校的一些情况等等。父亲除小时候给我们讲传外,平时很少和我们姐弟交流。他文化不高但明白事理,心地善良但个性很强,不轻易向别人说好话,也不向任何困难低头,拿俗话说就是那种“背死人过河”的人。他常常对我几个弟弟说:“你们呀,真是三句好话当不得一根马棒棒”。他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不准拿别人的东西,不准到外面打架撩祸,如果发现哪个做得不对时非打即骂。不知道是观念还是贫穷的缘故,我们农村的孩子接受的家庭教育好像都差不多,没有几个家长会真正平等地与自己的孩子进行思想交流和探讨。父亲如此关心地询问还是第一次,我有一种很温暖和受宠若惊的感觉。

一路上,我们父女俩有问有答,有说有笑,亲情没有了距离,感觉一下子亲近起来,先前的畏惧没有了,摔伤部位的疼痛感也消失了。我突然发觉,平时很严厉的父亲原来也这么和蔼可亲。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